FXJET

  • 编辑时间: 2021/9/15 10:01:11
  • 浏览量: 39
  • 作者: xm外汇官方网址
FXJET


预计很大一部分 基础设施 计划将集中在 新能源领域。


  目前,世界各国已就碳中和达成共识。


   美国在推广新能源的同时考虑 财政平衡, 有可能将成本转嫁给欧洲等世界。


  考虑征收碳关税,对贸易环境有潜在的不利影响。


   中泰策略师徐迟认为, 拜登的基建计划具有实施的必然性和落地的复杂性。


  首先,未来两年,拜登政府将继续推出新的基础设施和财政刺激计划。


  1)美国近百年来/一党独大/时期的必然历史规律;2)美国基础设施失修已成为美国经济最主要的/短板/,美国大部分道路和 电网已超过25年急需更换,每个美国人每年因基础设施不完善而减少3400美元的可支配收入;3)特朗普与共和党建制派的分裂和 疫情防控的成效,使拜登的支持率接近60%。


    牛津经济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达科(GregoryDaco)在 报告中指出,早期数据显示, 5月份就业报告也可能疲弱。


  如果工人们不接受工作,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继续担心疾病、缺乏儿童保育、 失业 救济金高于通常水平,严重的供应限制依然难以解决,问题是怎么让人们回来? 这是一个不同于为经济注入刺激的问题。


    美国商会副会长布拉德利(NeilBradley)早前针对非农报告发表声明警告称,决策者现在应该采取的第一个步骤是结束每周300美元的补充失业救济金,‘给不工作 的人发工资,正在抑制本应更强劲的就业市场。


  我们需要全面的方法来处理我们的 劳动力问题,以及空缺职位对我们 经济复苏所构成的真正威胁’。


    第一财经记者 注意到,5月初南卡罗来纳州和蒙大拿州已将劳动力短缺原因直指联邦失业救济金,并率先采取行动陆续取消救济金条款。


  截至目前,全美已有十多个州州长跟进并决定提前结束政府救济金的发放。


    美联储内部始终将就业复苏视为关键议题,其重要性甚至超过了通胀预期,问题看来依然很棘手。


  里士满联储主席巴尔金上周表示,如何疏通劳动力市场的问题将是一个重点问题。


  如果时间过长,今年的整体经济增长可能会受到限制。


    2021年下半年至2022年上半年,可能存在一系列对美元走强的有利因素。


  尤其是当这些因素同时出现而产生共振效应时,美元阶段性走强的概率就很大,美元 升值的幅度也可能会大一些。


  尽管 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决定了 人民币汇率中长期将以基本稳定为主,但短中期内人民币 对美元汇率仍有可能出现一定区间的双向 波动


    那种认为人民币汇率就此持续大幅升值是不切合实际的。


  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人民币仍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伴随着供求关系双向波动、弹性增大、小幅升值的可能性较大。


    唐建伟:虽然人民币汇率最近持续走高,但不会走出单边上涨趋势,国内外的经济情况也存在对人民币汇率走低的压力。


    一是中国经济2021年将是一个前高后低的走势,而美国和全球可能是前低后高,下半年中美经济增速之差缩小或使人民币汇率承压。


  二是年内 美元指数阶段性走强概率较高。


  今年一季度美债收益率走高推动美元指数出现阶段性升值,下半年美国经济如果强劲复苏也可能再次导致美元走强。


  三是中美关系演变仍有较大不确定性。


  中美博弈的方式可能有变,但美国遏制中国崛起的中长期战略取向并不会改变。


  四是中国外汇管理部门虽然放弃对外汇市场的常态化干预,但仍会通过一些政策工具引导市场预期,促成人民币汇率的双向波动特征。


    由于2021年人民币汇率升值与贬值的因素同时存在,预计人民币汇率难有趋势性升值或贬值行情,2021年内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升破6或贬破7的概率都很小。


  预计2021年人民币汇率仍将保持双向波动特征,延续稳中略升的趋势,预计维持在6.3—6.7的波动区间,全年汇率升值幅度预计将明显小于2020年。


    张明:人民币单边上涨的趋势不可持续,导致第二季度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原因都可能发生变化。


    首先,从美元指数来看,继续今年二季度快速回调的概率很低。


  毕竟,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2021年美国经济增速可能达到6.0%以上。


  随着产出缺口继续缩小,以及美国政府又推出6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因此2021年下半年美国经济增速有望高于上半年。


  此外,近期美国通货膨胀率显著抬头。


  2021年4月核心CPI同比增速由3月的1.6%跳升至3.0%。


  近期美联储部分官员已经显著改变其之前温和的鸽派言论,开始转为讨论量化缩减的可能性。


    今年美元指数有望在87—94的区间盘整,中枢水平约在90—91。


  2021年下半年美元指数可能前低后高。


  到2021年第四季度,随着美国经济季度增速达到阶段性新高,随着美国长期利率的再度上升,美元指数有望显著反弹。


    其次,不要对 北上资金 将会持续流入A股市场过于乐观。


  从最近几年北上资金的流动来看,其波动性并不亚于国内资金进出A股的波动性。


  在特定时期,北上资金大规模撤出正是导致A股市场显著波动的重要驱动因素。


  迄今为止,北上资金的表现其实并不像长期价值投资者,更像擅长短期波段操作的投资者。


  今年春节后,北上资金大量抛售蓝筹龙头股的做法就是明证。


  因此,一旦近期A股核心资产价格显著上升,例如回升20%—30%后,北上资金可能再度由大规模流入转为显著抛售。


  不要认为北上资金将会持续流入,更不要认为短期证券投资流动可以推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升值。


    再次,随着全球疫情到达拐点,中国货物贸易顺差逐渐收缩将是大概率事件。


  2020年,中国出口的强劲表现源于全球疫情暴发、疫情冲击错位与下半年全球需求复苏三个原因的叠加。


  2021年上半年,印度、巴西等新兴市场大国疫情的反弹再度延续了疫情冲击错位对中国出口企业造成的短暂红利。


  但随着疫苗注射的加快以及疫情防控的强化,新兴市场国家将会加快复工复产,由此将会造成中国出口不可替代性的下降。


  这意味着2021年后几个季度,中国出口增速与贸易顺差将会双双逐渐走弱。


  随着全球服务贸易的恢复,中国的服务贸易逆差也将再度扩大,因此经常账户顺差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撑将会逐渐减弱。


    预计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在6.2—6.7的范围内波动,具体到今年下半年,考虑到美元指数可能前低后高,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呈现出前高后低的走势。


  
上一篇: whykpmg
下一篇: microaccounts
0 条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